联系瑞和宝app官方下载
联系瑞和宝app官方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 瑞和宝app官方下载 > 联系瑞和宝app官方下载

瑞和宝app官方下载 :张信行与黄美星 医师遇上声乐家

  加入日期:2019-10-24 18:20    点击量:2942
来自瑞和宝app官方下载的报道:

本文摘自杨远薰部落格 

张信行是个温和敦厚的妇产科医师,年轻时是媒人的最爱,但相过无数次亲,姻缘却迟迟不来。直到有一天,碰上“开心果”黄美星,人生都亮丽起来。

黄美星活泼热情,梦想当声乐家,但在人生舞台上,喜爱当小丑,博人开心。两人婚后移居美国,对台湾产生新的认同,此后化热情为冲劲,奉献台美人社区,更致力为北加州的台湾会馆催生。

他们是移民海外顺利的一群,然在安和的环境中,不忘感恩与奉献,所以得以与其他同乡,共同涓涓滴滴地缔创了海外的台侨社区。

胭脂马遇上关老爷

“搏感情”是黄美星的口头禅。她每到一地,就认真地与周遭的人搏感情,尽量让大家欢喜,也使自己开心。她说,年轻时天真浪漫,后来回首,才发觉自己无论做什么事,都以感情为出发,人生的路也因此充满了温馨。

美星天生好嗓门,在台北市女中和一女中念书时,即有“黄莺”之美称。就读师大音乐系时,她主修声乐,相当仰慕当时甫自西班牙学成归国的歌剧声乐家曾道雄。

她说:“曾老师是第一个把整出歌剧带回台湾的人,不仅歌声浑圆雄厚,而且风度翩翩,不知风靡了多少女生。我每次上曾老师的课,都得早早赶到教室,抢坐第一排的位子。”

美星大学毕业后,考进省立交响乐队当团员,隔年回母校北一女执教。和许多豆蔻年华的少女一样,她心里有一个绮丽的爱情梦。她说:“我妈妈是个药剂师,在台北开了一家生意很好的药局。妈妈有个开药厂的好朋友,每回到我家,就称赞我说:‘美星好乖、好甜,给我当媳妇,好不好?’我信以为真,暗自编起美梦来。”

“直到有一天,赫然发现人家已经有女朋友,真是伤心欲绝。”她继续说:“我躲在房里,整整哭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决定相亲。生平第一次相亲,一天就看了六个,张医师是当天见的最后一个。”

张信行向来给人好好先生的感觉。他原籍彰化,台北医学院毕业后,在台大医院当了两年麻醉科医师,随后赴美国费城,接受四年的妇产科训练。一九七三年,他学成归国,除在台北医学院附属医院教学,经常与恩师徐千田博士切磋琢磨外,也在哥哥开的妇产科医院行医。这样的人选,岂不是一般丈母娘心目中的乘龙快婿?偏偏媒人磨破鞋,还牵不出一桩好姻缘。

一九七七年的农历尾牙,医院同仁照例围桌吃“忘年会”,张医师忽然接到故乡媒人的电话,说有一个上好的女孩正在眼前,请他立刻到台北火车站旁的小美冰淇淋店相会。“赶快来,我得赶火车回彰化。”媒人吩咐道。

放下电话,张医师匆忙外出。赶到火车站旁,看到一家咖啡店,钻头进去,里面伸手不见五指。踅了出来,正愣头愣脑之际,看到媒人在路旁朝他招手。他迎了过去,媒人简单介绍身旁女孩几句,就真的掉头赶火车,回彰化去。

“仅这么一次见面,我生平第一次知道什么叫一见钟情。”张信行说。

那晚依依道别后,他开始不断地打电话给女孩。上午打,下午打,晚上也打;进手术房前打,出手术房后又打。

美星怕辜负人家的情意,一听到电话铃响,即冲出房门接。“妈妈怕我跌倒,特地找人到家里装分机。”她说:“房间装,厨房装,浴室也装。我和张医师在电话中尽情地聊,结果不到一星期,我们就决定结婚。”

两人相差十三岁,一来起电,却如胭脂马遇上关老爷,巧合得不得了。婚后,夫妻俩甜甜蜜蜜。张信行自行开业,美星增产报国,年年生孩子,三年连生三个。

她说:“我每生一个孩子,妈妈就替我请一个佣人,三年连请三个佣人。此外,煮饭、清洗,都另有人代劳。”

如此年轻好命的医师娘,自然继续追求音乐梦。一九七九年六月,黄美星在台北实践堂开了一场盛大的独唱会,一偿多年的心愿。

一九八二年,张信行接受美国俄克拉何马﹝Oklahoma﹞市的亭克﹝Tinker﹞空军医院之聘请,全家移民美国。这项改变著实考验了只会弹琴唱歌的美星,但后来她适应环境的能力,却又令人刮目相看。

俄克拉何马的岁月

美星初抵俄克拉何马时,不会开车,全心在家照顾三个二至四岁的孩子。佣人没了,家事一手包,孩子亲手带,居然也把一个家弄得井井有条,自己都觉惊讶。

张医师怕她寂寞,订了一份台湾公论报和一份太平洋时报给她看,结果这两份报纸彻底改变了她的许多想法。

美星说:“我从小就很爱国。蒋介石去世时,我一想到民族救星没了,台湾前途怎么办?不禁嚎啕大哭。到了美国,读了这些报纸,才知道自己过去真是懵懂无知。我每回想到从前所忠诚的政府竟是如此一个不公不义的独裁政权,就不禁热血沸腾。所以此后,我常邀请一些台湾学生和同乡到家里吃饭,希望借机开导一些和我从前一样无知的人。”

在她的热心带动下,俄克拉何马的同乡越聚越热络,沉寂多年的台湾同乡会也因此败部复活。张信行说:“早在六十年代,陈唐山等人在俄克拉何马大学时,就成立了俄克拉何马台湾同乡会。但后来那些人相继离去,奥州台湾同乡会就日渐消沉。直到一九八三年,我们才又将之复活起来。”

俄克拉何马州幅员辽阔,张家座落在位置居中的俄克拉何马市,因此同乡开会,或岛内人士来访,常在张家举行。许多乡亲则从邻近邻镇开一、两小时,甚至两、三小时的车前来与会。每次相聚,不到夜半不尽兴。

美星说:“一些远道来的朋友夜晚干脆在我家打地铺,通霄聊天。隔日起来,吃了早点,进城买菜后,再回家。这种朋友相聚的喜悦,成了日后美丽的回忆。”

“即使孩子们也喜欢这种热闹。”她又说:“每次客人到达之前,他们就帮著吸尘、收十房子。等大伙人吃过饭,他们又主动帮忙清洗碗盘。一家大小一起忙碌,后来想想,倒也十分甜蜜。”

一九八六年,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注一﹞俄克拉何马分会正式成立。那年,他们邀请总会长彭明敏教授到奥城演讲。

“这是我们第一次与彭教授见面。”张信行说:“在此之前,我读过他写的《自由的滋味》,很受感动。那次演讲会结束后,我和美星送他到机场。望著他踽踽独行的背影,想到他为台湾所作的牺牲,不禁感到心痛。回头一看,发现美星已泪流满面。”

“此后,我们一直与彭教授保持密切的联系。”美星补充说:“即使十八年后的今天,我们还帮彭教授在北加州举办‘亚洲太平洋自由民主联盟’五十周年大会。”

一九八七年,“美丽岛”受刑人黄信介出狱后造访美国,在俄克拉何马的一场公开演讲,更让台湾同乡领受国民党学生的霸道。

张医师说:“我们本来已向奥城市立大学的艺术表演中心租好演讲场地,不料海报贴出后第二天,校方即接到中国同学会诬指黄信介为一暴力份子的密告,通令所有场所不得借给台湾学生。我们被迫在仓促之间更改演讲地点。幸好得到卜睿哲﹝Richard Bush﹞父亲卜教授的帮助,才在学校附近的美以美教会借到场地。”

“但接著,我们在张贴变更地点海报时,又遭到国民党职业学生的无理干涉。”他继续说:“更过分的是当黄信介演讲时,居然有十多位国民党学生挥著旗子,一字排开、旁若无人地走上讲台,干扰演讲。其中一位女生更拿著照相机,公然向听众拍照,引起群众的愤怒。”

这些恶行徒使大家对国民党的印象更加恶劣。美星在奥城的一位好朋友王明玉,同是医生太太,弹得一手好琴,常在美星演唱时为之伴奏。美星说:“我们组台湾同乡会时,邀请王明玉参加,她还不解地问:‘有华人协会就好了,为什么还要组台湾同乡会?’没想到经过这些事件,她对台湾的事情比我们更投入。她在一九八八年担任俄克拉何马台湾同乡会会长,一九八九年主办平原区台湾人秋令会,一九九○年担任北美洲台湾妇女会会长。后来更回台湾,与蔡同荣一起推行公投,尔后创办民视,如今是民视的副总经理。说来,我是用跑的,她是用飞的。”

黄莺出谷

美星住奥城期间,不忘充实自己。她自学会开车后,即请张医师在晚间照顾孩子,自己驱车前往城中,拜师学声乐。一九八五年,她正式进俄克拉何马市立大学研究所,修习歌剧。两年后,取得歌剧硕士学位,此后即经常在台美人的音乐活动中公开演唱。

尤其隔年,张信行转往北加州的华盛顿医院行医,全家搬到旧金山湾东南的福里曼特﹝Fremont﹞市。加州台湾人多,活动多,更赐予美星发挥才能的机会。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南加州台湾同乡假水晶大教堂﹝Crystal Cathedral﹞举行台美人超大型音乐会,一共三千人参加,盛况空前。音乐会的女高音独唱部分,即由黄美星担任。美星黄莺出谷般的歌声,当场留给众人深刻的印象。

一九八九年,一群加州同乡为宣扬台湾文化,特别组台湾文化音乐团,到全美十多个城市巡回演出,黄美星亦参与其中。此行不仅使她的演唱技巧更臻成熟,同时亦使她与作曲家萧泰然、文化医生林衡哲等奠下深厚的情谊。

一九九一年九月,旧金山和约届满四十周年,北加州台湾人社团为攸关台湾前途的事件举办一系列纪念活动。当时的FAPA北加州分会会长张雅美邀请黄美星协办并主持晚间的音乐会。美星特别偕张医师回台,邀请她在大学时所景仰的曾道雄老师前来演唱。

美星说:“曾老师宝刀未老,风采依旧。那晚他一连唱了十余首歌,让大家听得如痴如醉,尤其一首《我要再回去我的故乡》,更让全场为之落泪。因为那时黑名单尚未解除,许多人归不得故乡,听到这首歌,触景生情,泪流满面。顿时会场一片饮泣声,气氛非常感伤。”

以歌声诠释感情,正是美星努力的目标。一九九二年七月,台美文化交流基金会在台北社教馆举办一场“岛国的旋律”,美星应邀在会中演唱萧泰然的“游子回乡”、“蕃薯不惊落土烂”等歌曲,真情流露,也令不少人为之动容。

接著,南加州台湾联合基金会连续在一九九二与一九九三年,举办两次“台湾文化之夜”。美星皆应邀演唱,奠下台美人声乐家的形象。

一九九三年圣诞节后的深夜,音乐大师萧泰然突然大动脉爆裂,生命岌岌可危。幸在紧要关头,为林衡哲医师发现,送医抢救并进行重大手术,方十回生命。行经死荫幽谷的萧泰然稍微康复之后,就决意为台湾写下一部足以流传久远的交响诗。

他比照柴可夫斯基的《一八一二年序曲》,半年后完成一部澎湃壮丽的《一九四七年序曲》。一九九四年七月,萧泰然赴旧金山参加台湾文化节,随身携带这部刚完成的乐曲手抄本。在同乡邓基硕家里,他将该乐曲出示在座的同乡看,并表示对一个作曲家而言,作品如未经公演,不算完成。他企盼这部具历史意义的交响诗能在旧金山和台湾两地首演。

当时在场的张信行夫妇深受感动,尤其美星更下决心要完成萧老师的心愿。为此,她整整奔走了一年,打过上千次的电话,也数度往返美、台两地间。

策划《一九四七年序曲》公演

“其间遇到许多挫折,心情常如同洗三温暖。”黄美星说:“首先是接洽交响乐队的问题。大凡像旧金山这类国际级的交响乐队,行程早在两年前便已排定。我退而求其次,接洽圣荷西交响乐队,但一问行情,便打退堂鼓。正当沮丧之际,忽然想起我三个孩子都参加的奥克兰﹝Oakland ﹞青少年管弦乐团,水准不错,每年都举行公演,而且正计划作远东行。倘若他们公演时,能演奏《一九四七年序曲》,到远东巡回演出时,能加入台湾一程,岂不两全其美?想到此,我就兴奋起来,赶紧洽商奥克兰青少年管弦乐团。”

“没想到乐团董事会里,有人认为这部乐曲涉及敏感的二二八事件,予以反对。”美星又说:“我们因此寄上柯乔治﹝George Kerr﹞在一九四七年写的《被出卖的台湾》一书,请他们阅读。并且与邓基硕夫妇一同出席他们的董事会,予以解释答辩,议案才获得通过。”

至于筹组百人合唱团,更费尽周折。因为萧泰然仿照贝多芬的《第九乐章交响曲》,在《一九四七年序曲》的最后,以气势磅礡的《台湾翠青》百人大合唱作为结束,因此在加州和台北两地,都得筹组百人合唱团。”

为了在台北组百人合唱团,美星特地回台湾,先后接洽了台大合唱团、爱乐合唱团和台北县教师合唱团。她说:“因为《台湾翠青》的歌词含有创建台湾共和国之意,每次洽谈时,对方都说没问题。但等谱曲寄出后,对方即以微妙的理由,予以拒绝,可说一波数折。最后,才由林典谟长老的侄女苏金凤在台北率台湾合唱团和数所教会的唱诗班联合演唱,问题才告解决。”

在北加州方面,则动员了所有热心乡亲与教会人士。大家从筹组合唱团、练唱、演出,乃至拉广告、卖门票,莫不同心协力,一起忙碌了好几个月。终于在一九九五年六月三日,《一九四七年序曲》假奥克兰的卡文赛门斯﹝Calvin Simmons﹞剧院举行盛大的世界首演。

当日,近两千位的剧院座无虚席,奥克兰青少年管弦乐团成功地诠释了象征台湾四百年奋斗史的交响诗,黄美星感性地唱出“爱与希望”的主题曲,百人合唱团波涛壮澜唱完《台湾翠青》,一时全场观众起立致敬,掌声如雷,久久不歇。

接下来,黄美星带领奥克兰青少年管弦乐团的团员飞到台北,于七月十日在国父纪念馆进行台湾首演。近三千个座位亦皆告爆满,演奏的场面益加炽热。结束时,作曲家萧泰然、指挥卫斯肯尼﹝Wes Kenny﹞与女高音黄美星连袂谢场三次,接受观众异常热烈的喝采。

“那种感觉实在美妙。”美星笑道:“创作者与表演者只要获得观众的共鸣与喝采,所有幕后的辛劳都在刹那间抛诸脑后。”

有了这次成功的经验,美星日后无论主办音乐会或其他活动,都颇娴熟。二○○一年秋天,旧金山和约届满五十周年,北加州台湾人社团又邀请黄美星筹划音乐会。美星再度邀请曾道雄老师到旧金山演唱。这回,曾老师带领学生一起演出他所编写的第一出台湾本土歌剧:《稻草人与小偷》,气氛轻松活泼,令人耳目一新。

忘情投入选战

张信行夫妇自搬到北加州,即非常活跃于当地的台美人社区。张信行自一九九○年以后,即年年担任不同社团的负责人,其中包括北加州东南湾台湾同乡会会长、北加州台湾同乡联合会﹝TAFNC注二﹞会长、全美台湾同乡会西区理事长、北加州台湾医学会会长、北加州台湾协志会会长、以及数届的FAPA中央委员。

此外,他亦是一九九二年护送流亡海外的彭明敏回台的“彭明敏返乡团”团员,一九九六年的“彭明敏竞选总统后援会”、一九九八年的“南长北扁后援会”、二○○○与二○○四年的“陈水扁竞选总统后援会”的北加州总召集人,目前的北美州台湾人医师协会北加州分会会长、暨“海外阿扁之友会”副总召集人。

这些琳琅满目的头衔显示出他的人气与热忱,同时也意含著他身旁有个帮他打点一切的好助手。事实上,温和理性的张信行与性情中人的黄美星确是一对好搭挡。两人里外配合,在社区里服务又散热。美星的热情与冲劲,大家有目共睹。她在二○○○年忘情挺扁的表现,迄今犹为朋友间的趣谈。

那年,台湾总统竞选白热化,眼见连、宋分裂,台湾人第一次有当家作主的希望,绿派人士莫不情绪高涨,个个非常投入。

大选前一个月,民进党副总统候选人吕秀莲飞到北加州募款,美星为之主持募款餐会。她事先向经营珠宝业的“阿嬷”庄林素芳募得数十件珠宝,当晚全部披戴在身,然后站在舞台中央,使出丑角的本事。

她尽量让大家笑呵呵,把场面拉得热哄哄,再将身上的饰物一件件解下叫卖,让大家在亢奋的气氛中不断喊价。每逢稍有冷场,便指点“密使”张医师叫价。如此一个晚上下来,竟然为扁、吕阵营募到六十二万美金,让人啧啧称奇。

大选进入倒数计时,华文媒体一致看好宋楚瑜,把绿派人士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那时,东森电视在北加州举办一场总统大选海外问答会,三党各派代表答辩。相较于国、新二党的重量级学者官员,民进党派出一个学生模样的萧美琴,轻装便服,表现却有过之而无所不及,让亲绿的台侨十分骄傲。

会后,美星拉美琴到一旁,低声问她吃饭没?美琴答说吃了一个盒饭,美星心疼,遂和妇女会的春惠等姐妹们商量,临时带萧美琴到阿嬷家吃宵夜。大伙人在那里七嘴八舌,当然最关心的是如何拉抬阿扁的声势?

当时美琴回答:“若能游说诺贝尔奖得主李远哲出面挺扁,将对选情大有助益。”

一句话说得美星跃跃欲试,真要把请李远哲出面视为己任。其实她与李远哲并无私交,仅在餐会见过面。但李远哲回台主持中央研究院之前,长期任职柏克莱大学,与湾区不少科技人士熟识。而他的一位挚友正是信行与美星的朋友。

泪洒中研院

他们于是央请这位朋友回台劝李远哲出面挺扁,同时由同乡施天墩写了一封敦请李远哲挺扁的信,在湾区吁请同乡联署。

“结果这位朋友因故未能返台。”美星说:“我那时已回到台北,眼见选情紧绷,心里非常著急。我同时听说其实李远哲并未亲获扁、吕二人的请托,于是自告奋勇,要当面呈递陈水扁与吕秀莲的亲笔函,请李远哲出面挺扁。”

她继续说:“我因此恳请这位朋友无论如何得安排我与李院长见一面。终于在大选前五日的上午,我在电话中与李远哲谈上话。他要我当日下午三点半到中研院院长室,愿意接见我五分钟。我放下电话,心急如火,因为我手头尚无扁、吕两人的亲笔信。”

选战正赤焰,如何在数小时内找到扁、吕两位大人物,并且得到他们的亲笔函,确实是一大挑战。幸好美星这么多年,在家里招待过不少民进党人士,认识一些人。她连续打了数个电话,获悉吕秀莲正在某处开会,连忙在同乡郭汉甫的带领下,火速赶往会议现场。

“进了大楼,只见门禁森严,会议室外有几个人巡行。”美星说:“我认出其中一位就是不久前,随吕秀莲到北加州的随扈,赶紧向他招招手。他听我说明原委,立刻进去呈报。不久,吕秀莲出来,引我到二楼办公室。经过简短交谈,她取出一张没有抬头的白纸,写下致李院长的短笺,交给我。我如获至宝,赶紧飞奔另找阿扁去。”

她接著说:“阿扁那时正在另外一栋大楼召开国际记者会议。我赶到那里,由李逸洋接见,在会客室里等到记者会结束后,见到阿扁。阿扁表示感谢我的好意,请我继续照原先的计划进行,但他另有与李院长联系的管道。我因此没有拿到阿扁的信。”

当日下午三点半,美星如约赶到中研院,在院长室见到了李远哲博士。她先将北加州台湾同乡联合会发动募款的“九二一灾区重建委员会”赈灾款额当面交给李院长,再递上千人敦请李远哲挺扁的联署签名信。李远哲迅速浏览一下,里面确实有不少他熟悉的名字。

然后,她再呈上吕秀莲的亲笔函。美星说:“李远哲看信后,沉默不语。半?才道:‘李登辉总统刚刚来过,才走。’我一听,心想这下完了!李登辉是总统,位高权重,那时正极力为连战辅选。我不过是一个小女子,怎能与之相比?情急之下,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这时脑子一片空白,只记得喊出内心最真诚的话:台湾需要你!只有你能救台湾!”

“李远哲站在那里,一言不发,毫无动静。”她继续说:“我像唱独脚戏般,哭了一阵,猛然想起五分钟早都过了,赶紧擦擦眼泪,准备告辞。这时,忽听李远哲开口道:‘我希望再过两天,会有一些有名望、有影响力的企业家和我一起站出来,支持阿扁。’天哪,简直峰回路转!我大喜过望,连声道谢、再告辞。”

然后,如众所知,大选前三天,李远哲和殷琪、许文龙等赫赫有名的企业家们出面挺扁。刹那间,阿扁声势水涨船高。数日后,他击败连、宋,当选台湾总统。

“台湾总算结束长期的外来统治,我们开心许久。”美星说:“其实阿扁执政,对我们的生活毫无影响。我们为台湾所做的事,不过是海外侨民热爱母国的真诚表现罢了。”

心心念念一间厝

北加州沿著旧金山湾一带,通称湾区﹝Bay Area﹞,亦称硅谷,是全球尖端科技的摇篮。在繁华的七、八、九十年代,吸引了众多优秀的台湾人前往发展。三十年来,台湾乡亲沿著旧金山湾,成立了旧金山台湾同乡会、东湾台湾同乡会、东南湾台湾同乡会、南湾台湾同乡会、中半岛台湾同乡会、协志会、台湾妇女会和台湾长辈会等八大台湾人社团,联合组成“北加州台湾同乡联合会”。

北加州尽管人才济济,独缺台湾会馆。早在房产不那麽贵的年代,还有人提。后来屋价狂飙,成立会馆的声音越来越微弱。眼见北美其他城市如纽约、休士顿、洛杉矶、圣地牙哥、温哥华等地,都先后成立了台湾会馆,一些同乡心里不免遗憾。

张信行说:“美星每次开车,见到一个好地点,就念道:这地方用来当台湾会馆,不知多好!”。

一些朋友也知道黄美星念念不忘台湾会馆。二○○二年,她的好友媛仔和圣荷西迦南教会的陈德辉长老先后打电话给她说,若她愿意出面号召筹组台湾会馆,他们愿助一臂之力。

“这两人实在是会馆的原始催生者。”美星说:“我因此开始?求有志之士,商讨筹馆事宜。不久,一群朋友常在我家开会,但谈来谈去,总因为涉及金额庞大,迟迟不敢跨出第一步。”

二○○三年正月,北加州台湾同乡联合会长张禄生甫上任,即感慨说,联合会都已成立三十年,还没有一个“家”,每次会长换人,成堆的公产就得随著会长搬迁。

“我们实在需要一间会馆。”他打电话给美星说:“现在房租较疲,只要筹个三、五万,租个一、两千平方呎的地方,隔成三间:一间办公室,一间大厅和一间贮藏室,会馆不就成了?”

美星一听,心里快速盘算:若先找十个人,每人斥资两千五,其余三百、五百地募捐,要筹个三、五万,应无太大困难。如此想著,便抓起电话,征求十名愿捐两千五的善士。结果一天之内,就达到目标。

成立北加州台湾会馆

一月底,北加州台湾同乡联合会召开三十周年暨春节联欢大会,将近千人参加。美星打铁趁热,将这十名善士的大名写在一张红纸,张贴在会场入口处。自己则拿著一叠筹组会馆的传单,站在门口,逐一分发。

晚会时,张禄生请黄美星上台报告会馆筹备事宜,接著当场进行募款。乡亲的反应十分热烈,那晚连认捐在内,一共募到三万五千美金。

有了东风,万事启动。北加州台湾会馆筹备委员会马上成立,委员计有张信行、张禄生、陈德辉、陈光博、邱俊邦、李华林、林典谟、施天墩、石清正和翁嘉盛等十名,由张信行担任召集人。他们随后起草组织章程,向加州政府申请立案,并积极觅寻馆址。

某日,张信行牙疼,到镇上看牙医。牙医师吴银镂告诉他,该诊所楼下目前空出,或可租来当会馆,屋主是诊所内另一位很有爱心的吴怡明牙医师。

张信行下楼一看,该处占地近三千平方呎,诊所位于福里曼特市主要大道旁,交通方便,地点适中,停车场辽阔,倘若租金不太贵,倒是个理想的所在。他于是打电话给家中的执行长。美星行动力强,听了之后,立刻赶来看地方,随后联络筹委会的委员们看场所,然后即与吴怡明医师搏起感情来。吴医师感受到大家的热情与苦心,真的答应以仅够维持费用的条件出租。如此顺水推舟,双方在数日内即签下合同。

接下来,整修、粉刷、换地毯等事一一进行。每日都有义工前往帮忙,许多乡亲也慷慨捐赠办公室家具、电脑、器具用品与各种装饰品。一个半月后,金色的“台湾会馆”四个大字堂堂正正地镂在会馆正面大墙上,也印在入口的玻璃大门上,让人看了,满心欢喜。

四月十七日,侨务委员长张富美自台北飞到北加州,参观这个甫诞生的台湾会馆。五月一日,会馆正式启用,插花、烹饪、吉他、国画、元极舞、手工艺、人生讲座、幼儿音乐、基础数学等陆续开班,每日人进人出,充满朝气。

九月,北加州台湾会馆举行开幕茶会。当日秋高气爽,馆里馆外、连同停车场,都站满了谈笑风生的乡亲。数十年的盼望竟在短短数月内落实,真是天佑。

“会馆成立迄今,每日都在进步中。”美星说:“尤其欣慰的是我们成立了台湾学校,肩负在海外传播台湾精神与文化的任务。学校开课以来,班班皆满,不少学生还是台美人的第三代。我们采通用拼音教学,不仅教中文、台语和客语,也教台湾文化,目的希望我们的下一代能认同台湾与台美族裔。”

她接著说:“此外,我们也组了台湾会馆合唱团。由大家所敬爱的宋泉盛牧师娘陈美满担任指挥,每两星期在会馆练唱一次。遇有节日或活动,大家就上台表演,其乐无穷。”

“会馆是大家的公厝,愈多人使用,愈能发挥功效。”张信行说:“我们目前还无法聘请专职人员,所有大小琐事,皆由热心义工服务。目前希望会馆能尽快制度化,更希望不久的将来能拥有一栋永久的会馆。”

目前经常坐镇会馆的义工有黄美星、张丽雪、吴兰君、李梅英、黄秋兰、林赖翠珠、林春惠、林雪惠、王丽金以及一大群授课的老师们。美星时常一早到会馆,开门、冲茶、煮咖啡、接电话、安排会馆的种种活动,直到晚上的课全部结束,张医师到馆里帮忙清理垃圾后,再相偕回家。

“会馆是许多人的宝贝,我们用心呵护它,目的在让人知道这里有一个兴旺的台侨社区,和有一个象征台美人凝聚力的台湾会馆。”美星说。

受祝福的人

美星的生活充满热闹与忙碌。丈夫、孩子与朋友环绕身边,有关台湾的事,则让她马不停蹄,不断向前奔走。除了会馆外,她经常主办一场又一场的音乐会与募款餐会,每天都有讲不完的电话,要联络事谊、推销门票,也要与人搏感情。

她说:“办活动需要大家帮忙,所以平时得和人搏感情,活动才办得起来。虽然现在网络很方便,但毕竟电话三分情,尤其要销售音乐会或募款会门票,更得亲自打电话。我曾几度为了促销音乐会的门票,坐在电话机旁,从早打到晚,连孩子们都说妈妈好疯狂。”

“我和美星最感安慰的是三个孩子都很认同我们的理念。”张信行说:“我六十岁生日那天,老大葛丽正式将全名更改为Gloria Taiwana Chang,就是加了一个“Taiwana ﹝台湾人﹞”的中间名,借此表示她对台湾的认同,作为给我的庆生献礼。这是我所收到的最有意义的生日礼物。”

美星五十生日那天,张医师要带她到旧金山吃饭。全家难得进城,自然兴奋。待她推门进餐厅的刹那,耳际突然响起“生日快乐!”的欢呼声。原来所有亲朋好友都聚在那里,为她庆生。张医师拥著她,称她是他永远最美丽的星星。

美星感动得热泪盈眶。她说:“我实在是一个很有福气的人,一生得到许许多多的祝福。有些人奇怪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精力,举办这么多活动。其实我的力量来源,就是感情两个字。亲情、爱情与友情都是敦促我作事的原动力。而台湾更是我所有感情的总合,所以我常为有关台湾的事,忙个不停。”

张信行说:“我年轻时,日夜以医院为家,生活战战兢兢。和美星结婚后,才发觉人生还有许多层次。两人到了美国,对故乡有了崭新的认同,因而投入许多时间与心力在服务社区、回馈故乡上,反而觉得人生更完全、更有意义。”

当胭脂马遇上关老爷,年轻时仅是你侬我侬,在经过一番洗礼后,竟发挥意想不到的力量。张信行与黄美星是海外受到祝福的一群,难得的是他们能知足感恩,携手付出,更为海外的台侨社会增添了许多温馨的故事。

杨远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