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系统
企业系统 您现在的位置: 瑞和宝app官方下载 > 企业系统

香港屋价、房租狂飙16年,连猪棚、鸭寮都改装住人

  加入日期:2019-11-29 15:04    点击量:5286
瑞和宝app官方下载的报道:

想在香港拥有个家,比登天还难?“对40岁以下、未置产的人来说,根本想都不敢想买房,”37岁的香港金融业中阶主管Yolanda说,我月薪20万台币都买不起,更不用说年轻人了。

其实,香港的高屋价已不是新闻,但令外界惊讶的是,屋价竟然一路狂飙不回头。土地正义联盟组织干事吴卓恒说,“打从我懂事以来,香港的屋价从没下跌过。”

香港人买房的痛苦指数堪称世界第一。从2003年直到今年六月反送中示威前,香港的住屋售价从未下降过,以港岛为例,16年来飙涨6倍,且坪数愈大,单价愈高。

2018年40平方米(12.12坪)以下住屋,每坪约238万台币,160平方米(48.48坪)以上,每坪则为378万台币。

不要说市井小民负担不起,连高所得的金融业或教授、医师等专业人士都很吃力。

今年39岁的台湾人Linda,她在中环金融业上班10几年,虽然夫妻俩月入45万台币,台湾人乍听这样的薪水,著实羡慕。但没想到,他们很勉强才在去年买下铜锣湾15坪的30几年老屋。连同税金、装修共花3600万台币,夫妇俩正在缴纳1600万的房贷。

24岁的香港上班族林小薇说,“香港的房子从来都不是供人住的,是拿来炒卖的”。

香港建商鉴于买得起楼的人愈来愈少,去年推出“龙床”建案,最小仅3.6坪,引发热议。开发商辩称:“皇宫那麽大,皇帝也只睡一张龙床而已啊!”

图/高屋价让不少香港居民只能选择居住在仅一人大小的“棺材房”中。

“㓥房”不该出现在文明社会

对绝大多数买不起房的香港人而言,最好的出路,就是住进政府提供、只租不售的公共住屋中(简称公屋)。根据香港房委会资料显示,2018年港岛公屋租金每坪约806元台币,但私人住宅每坪5816元台币,相差6倍之多,导致人人排队抢租。

虽然房委会声称,一般申请者平均等候时间约4.6年。但基层住房联席组织干事朱咏妍却反应,等候时间超过10年。年轻人只好一毕业就与兄弟姊妹共同申请,有人一等就是18年。

买不起房也排不到公屋的市民,只能到外头租屋,导致香港房型千奇百怪:笼屋、棺材房、太空舱、天台屋、板间房、寮屋、㓥房,变成独特的香港现象,经常出现在国际媒体报导中,让人看的目瞪口呆。

除天台屋顾名思义是顶楼违章建筑外,所有房型几乎都是㓥房变形种,㓥就是广东话剖的意思,将住宅隔成许多很小的单位。

2014年,从英国拿博士学位,回港担任教育大学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黄以恒惊讶地说,“没想到出国多年回港后,还看到这种场景,‘㓥房’不该是文明地区会有的事。”

关心香港乡村、农地议题的吴卓恒意外发现,随著住房吃紧,以前的猪棚、鸡舍、鸭寮、工业厂房,也被拿来改装成㓥房出租。“这已成为一种新常态,”他无奈地说,在元朗、上水一带的新界区,很多用铁皮、石绵瓦改建,用夹板隔成50呎(1.4坪)、70呎(1.96坪)的简陋房间,租金就要8000元至1万2000元台币,不可思议。

香港前十大富豪,有九位都是地产起家

随著香港人口在回归后增加100多万人,每年观光客也突破6000万人次,房租也跟屋价一样,只涨不跌。

每一区的租金都上扬。例如港岛40平方米(12.12坪)以下的租金,16年来涨幅为2.21倍,九龙2.2倍。连经济弱势最多的深水埗,房租也不断上涨。

大家付不起房租,㓥房就像切猪肉一样,愈切愈小,愈小愈抢手,每平方米租金甚至比豪宅还贵,2.8坪就要2万至2万4000元台币。

目前,香港约有21万人住在㓥房,其中有三成是25岁以下年轻人,平均每人居住面积“中位数”为1.36坪,为香港人均居住面积的30%。“事实上,很多住的㓥房根本连一坪都不到,”香港社区组织协会(SOCO)干事施丽珊说。

根据港府的数据显示,就业人口薪资的中位数从2006年的1万港币涨至2018年的1万6500元港币,虽成长65%,但同期租金却飙涨2.2倍。

香港人居住大不易,连台湾人忌讳的坟场设施或凶宅都不介意。吴卓恒说,很多人排队抢买,至少屋价便宜些,有房住总比没有好。

图/不少香港年轻人租的㓥房面积连一坪都不到,居住环境又小又差。

为何香港的屋价、租金只涨不跌?主因是房地产是香港重要产业,也是港府主要收入来源,地价收入长期占政财收入的二成。预计2019至2020年地价收入将达1430亿港币,占预算总收入23%。

以香港前十大富豪为例,其中九位都是以地产起家,香港民众称这些有钱人都是靠“砖头”致富。

屋价无法控制,不少民间组织退而求其次,建议港府恢复租金与租住权的“租务管制”。施丽珊指出,1998年政府废除租金管制后,房租就一直上涨,2004年又取消租住权管制,房东想涨价就涨价,房客毫无保障。 

居住问题是香港人最不快乐的来源

关注基层住房联席组织干事朱咏妍说,10几年来,NGO经常举办记者会、游行抗议,不断呼吁政府释放土地,用于增建公屋,并推出租务管制,但都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与回应。土地几乎都优先成为开发商创造巨额财富的工具。

许多香港租屋居民,受不了租金上涨,只好不断搬迁。由于多数人住在没有电梯的地方,搬家得花费一大笔钱,例如冰箱搬一层要400元台币,假设从6楼搬到另一地方的5楼,就要付4400元台币的搬迁费,“很多人干脆连电器用品、家具都不要了,”朱咏妍听太多这类的辛酸故事了。

居住问题,已成为多年来香港人最不快乐的来源,也是造成贫富悬殊的主因,甚至还阻碍年轻人奋斗的机会。

图/香港的新建案动辄数千万至上亿台币,一般民众根本想都不敢想买房。

只要地产开发的结构性问题不改,香港的房市问题永远无解,不仅是香港人最不快乐的来源,也是造成贫富悬殊的主因,甚至还阻碍年轻人奋斗的机会。

香港深水埗区议员杨彧不讳言,“十个香港年轻人创业九个失败,都是死在高租金上”。他举开咖啡厅为例说,月租4万台币,房东看生意很好,马上涨到8万,你不要就退租。就算年轻人有头脑想创业,高租金根本不可行,即便做电商,也要租仓库摆货。“每人家里仅几坪大,要创业真的很难”。甚至还影响到年轻人结婚以及生育的意愿。

香港生育率年年下降,2018年排名全球倒数第三。“如果不是有内地新移民,新生儿会更少,”施丽珊说。根据香港青协青年创研库2017年6月公布的调查指出,不打算生育的受访者,有71.4%认为养育子女开销大,其中,住屋居住及教育问题比重达54.9%、47.3%,显见“高屋价、高房租”严重影响香港的生育率。

“高屋价”“高房租”是香港人最深层的痛,也是最不想面对的真相。

关键字: 、